探访江苏境内首个中共党支部诞生地:革命星火从这里燎遍江淮大地

2021年03月13日07:44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革命星火,从这里燎遍江淮大地

春日的午后,位于闹市区的陇海铁路徐州西站货场一片繁忙,在东南角一排长满青苔的瓦房前,矗立着一座纪念碑,上面镌刻着“八号门事件旧址”。

徐州西站综合班组党支部书记潘立华穿上制服,打好领带,来到碑前,轻轻擦拭上面的灰尘。2018年开始,巡查保护这座碑,成为潘立华一项“额外”工作。“碑上记录着一件跟铁路人有密切关系的大事。”轻抚石碑,潘立华的眼神格外庄重,向记者讲述百年前那场波澜壮阔的工人运动。

1915年,陇海铁路修到徐州。民国时期,徐州城区为铜山县所辖,故设铜山站。这段靠着外资修建起来的经济“大动脉”,成为洋人压榨中国的工具。彼时,陇海铁路总管由法国人若里担任,对待工人极为苛虐。

“洋人压根不把中国工人当人看,甚至让工人们抬着大如磨盘的棋子供其取乐。”潘立华说,铜山站机务处下属的机车修理大厂,近半年内就有100多名工人被罚薪甚至开除。

1921年,外国资本家在该厂设置唯一出入口——八号门,其开关时间完全由洋雇员决定,工人们称此门为“鬼门关”。当年11月8日下午下班时间,劳累了一天的工人们正待出厂,守门者不但不开门放行,反而进行恫吓威胁、横加阻拦。两个多小时的僵持,工人越聚越多,群情激愤。外国资本家串通大厂副厂首高长利,企图借此镇压工人的反抗,破坏工人组织“老君会”,诬称两位负责人柴凤祥、王辅“砸门而出”、聚众闹事,对两人拘押并宣布“开除”。

这就是著名的“八号门事件”,其点燃了铁路工人长期被压迫、被奴役的怒火。据《中国共产党徐州地方史》记载,“八号门事件”发生后,11月20日,铜山站全体机工率先罢工,紧接着,陇海铁路各站工人举行罢工誓师大会,宣布全线大罢工。

罢工工人众志成城,迫使洋人和军阀政府改变强硬态度,11月26日,他们被迫答应工人们所提全部条件。胜利的消息传来,徐州机务工人奔走相告,铜山站成了欢腾的海洋。

对于“八号门事件”以及陇海铁路大罢工,时任中共中央局书记陈独秀如此评价:“横亘中州,震动畿辅,远及南方,这是我党初显身手的重大事件。”

“此次大罢工中,工人们所提的条件除经济诉求,还有撤换洋人总管若里等政治诉求。”徐州市史志办宣教处处长王成雷说,罢工的全面胜利,成为中国工人从自发斗争到自觉斗争的分水岭,奏响全国工人运动第一次高潮的序曲,并催生江苏第一个党支部。

为保证罢工取得最终胜利,李大钊亲自主持召开中共北方区委会议,并指派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罗章龙前往陇海铁路指导罢工。11月21日,罗章龙抵达洛阳站当晚,召集各站工人代表,反复研讨罢工条件,将徐州提出的3条补充为15条,并帮助陇海铁路各站成立“赤色工会”。

“罗章龙的及时介入,让工人运动的带头者接触到马克思主义思想,使其能够组织工人开展内容更为科学丰富的斗争。”王成雷说。

1922年春,中共中央局委派李震瀛赴陇海铁路指导工人运动,筹建党团组织。李震瀛在徐州发展姚佐唐、程圣贤、黄钰成入党,建立起江苏境内第一个中共党支部——陇海铁路铜山站支部,由姚佐唐任书记,直属中共北京地委领导。1923年,随着“二七惨案”发生,全国工运进入低潮。为继续开展工运活动,姚佐唐与部分党员、团员骨干被迫离开徐州,铜山站支部暂停活动。

“尽管铜山站党支部有史可载的活动仅有一年,但它就像一颗火种,点燃阴霾笼罩下的徐州。”王成雷说,陇海铁路铜山站党支部的建立,让马克思主义的种子撒播在彭城大地,为日后吴亚鲁在徐州成立社会主义青年团,建立徐州首个地方党支部厚植革命土壤。

今天的徐州市鼓楼区中心商圈人流如织,修葺一新的吴亚鲁革命活动旧址成为热门“打卡地”。近年来,依托辖区红色资源,鼓楼区着力打造“八号门事件”遗址、吴亚鲁革命活动旧址等教育基地,让红色基因融入城市发展血脉,成为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的磅礴力量。

“2018年,依托吴亚鲁革命活动旧址,我们成立中心商圈党建联盟。”徐州市鼓楼区黄楼街道党工委书记蒋蓓介绍,在红色精神引领下,疫情期间该联盟发动志愿者近3万人次,帮助企业解决问题80多个,筹措资金1300万元,减免房租4500万元。

位于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江苏恒久机械公司展厅,一段段光辉的企业历史撼人心弦——当年的陇海铁路铜山站机务段大修厂,经过新中国成立和改革开放的洗礼,于2008年企业改制,更名为江苏恒久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并建立恒久机械党支部。

恒久机械党支部将红色基因作为“传家宝”,推动这家老企业焕发时代生机。“公司研发团队一半以上都是党员,2019年与西安交通大学合作研发90兆帕超高压压缩机,每台可供数百台小轿车加氢,技术水平全国领先。”公司党委委员钟浩说。

徐州西站货场,中共陇海铁路铜山站支部的诞生地,徐州货运中心依托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的区位优势,近5年累计发送货物增近1600万吨,增幅40.5%,让这座老站更加熠熠生辉。自2015年以来,徐州中欧班列从该中心铜山货场发出600余列,淮海经济区的工程配件、医药产品、机电装备、农副产品顺利到达中亚和欧洲国家,同时促进木材、棉纱等货物的进口,为推动本地产业转型升级和外向型经济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风雨如磐的工人运动逐渐远去,恢弘壮阔的红色史诗世代相传。一列列奔驰的列车,鸣响嘹亮汽笛,承载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风驰电掣驶向远方。

□ 本报记者 岳旭 张涛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