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江苏频道>>政治

政观江苏丨从“躺平者”“蜗牛奖”到“三项机制”

俞杨
2022年08月09日14:09 |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小字号

干部干部,“干”居第一位。

不好好干,就成了“躺平”,这一网络热词,时下与干部的工作作风问题联系在了一起。

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一座沿海县城,因为对今年首批7名“躺平者”进行诫勉谈话,一时成了舆论焦点。

虽说“躺平”是个网络新词,暴露的却是懒政等老问题。懒政的治理是全国一盘棋,江苏省则较早地进行了探索,2016年泰州市就设立了“蜗牛奖”,更早者还有2008年时徐州睢宁县让群众代表票选“最不受睢宁人民欢迎的单位”。

处理“为官不为”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这是干部管理的一体两面。鼓励激励、容错纠错、能上能下,江苏出台的“三项机制”,就意在营造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氛围。

滨海县寻找“躺平者”

暮气沉沉、“佛系”心态,在岗不在位、出工不出力,见到任务“两手一摊”、碰到问题“两眼一黑”……

7月26日,滨海县委组织部微信公众号“滨海党建云”,一篇题为《踔厉奋发 拒绝躺平丨滨海县开展寻找身边的“躺平者”活动》的推文,阅读量突破了10w+。

滨海县此番寻找身边的“躺平者”活动,重点面向的是全县各级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在编在岗的县管干部和中层干部。县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说,这是一次试点,一个探索。

滨海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统战部部长王大为,对今年首批7名“躺平者”进行了集中诫勉谈话。

正如《人民的名义》中揭示的,贪官固然可恨,不作为的官员一样可恨。老百姓也有句俗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什么是“躺平式干部”呢?《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在文章里这样说:不主动担当作为,缺乏信心与斗志,面对任务左躲右闪,直接“躺平”。

有媒体还总结出推拖绕式“躺平”、偷奸耍滑式“躺平”、担心问责式“躺平”、未老先衰式“躺平”等好几类。

盐城市委书记徐缨不久前在《中国组织人事报》的署名文章《牢牢把握选人用人政治标准》,对“躺平”的干部也有着墨。

文章表示,对有“躺平”苗头的干部,要及时采用谈话、函询等方式咬耳扯袖,做到早发现、早提醒、早纠正。对于一而再再而三不思进取、不愿作为的干部,绝不能听之任之,要让“躺平式”干部“躺不住”、“混日子”干部“混不了”。

实际上,年初举行的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整治“推诿扯皮、玩忽职守、不思进取的不作为问题”就被纳入了今年的工作重点。

不止滨海县,对“躺平者”的管理不少地方都在探索,比如浙江省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湖南省常德市汉寿县还开展了干部公众形象测评活动,不仅有“躺平型”干部,还有“闲谈型”与“捣蛋型”干部。

泰州探索“蜗牛奖”

干部“躺平”,懒政横行。

2015年下半年,国务院部署开展第二次大督查。24个省(区、市)共有249人因庸政懒政不作为典型问题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其中涉及厅局级干部41人,县处级干部139人,广受社会关注。

治理势在必行。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健全督查问责机制,坚决整肃庸政懒政怠政行为,决不允许占着位子不干事。

就在当年,江苏省泰州市率先探索设立“蜗牛奖”,专治官员不作为。时任泰州市委书记蓝绍敏在市委全会上说明了设立“蜗牛奖”的初衷:倒逼各项工作高质量高效率、快推进快到位。

今年8月3日,泰州市通过无记名投票产生了2022年第三批“蜗牛奖”,7个部门(单位)被点名。其中有,落实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交办信访件整改不力的兴化市戴窑镇综合执法局,对群众反映问题拖延数月未妥善处理的靖江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秩序科等。

而在滨海县此次评选“躺平者”的两周前,当地还公布了今年第一期“蜗牛奖”名单:农旅集团、农业园区、正红镇、卫健委等4家单位上榜。

据悉,滨海县迄今开展了五次“蜗牛奖”评选活动,2020年10月当“蜗牛奖”首次在当地亮相时,人们看到的“奖杯”,是一只银色的蜗牛,趴在一块三角形的黑色斜坡上。

懒政慵政,已经从过去的“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逐渐变为态度好但是事情办不成。一些干部错误地认为,积极做事可能出力不讨好,不作为倒可太平无事乐得清闲。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向人民网表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是干部怕负责任,自找麻烦,不愿直面较为复杂的基层工作;二是干部害怕犯错,干得越多出错的概率越高,影响前途,从而出工不出力;三是组织氛围导致,有些部门奖励升迁机制不健全,干部干多干少一个样。

让人们担忧的是,不作为的心态具有传染性,不严加整治,很容易造成集体“躺平”。因此,作风需要正本清源,歪风邪气断不可长。

“三项机制”的系统实践

干部的使用与管理,用人的逻辑和机制是关键。

竹立家教授认为,地方寻找“躺平者”的尝试值得肯定,因为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当然这些尝试是短期措施,长远来看还是要建立规范的岗位绩效评价制度。

岗位绩效评价制度,一方面是构建职责清晰的岗位责任体系,首先从权责划分上压缩推诿扯皮不作为的空间。更重要的是,完善干部绩效考核评价机制,在揪出“躺平者”的同时,让那些努力干事的人得到重用。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江苏省委即出台鼓励激励、容错纠错、能上能下“三项机制”,营造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氛围。

《江苏省党政干部鼓励激励办法》通过选树先进、选拔重用、考核奖励等,让能干事的干部受重用;《江苏省进一步健全容错纠错机制的办法》对改革创新、担当作为的干部实行“容错”、允许“纠错”;《江苏省推进党政领导干部能上能下办法》重点推动优者上、庸者下、劣者汰成常态。

江苏省委党校教授张加华认为,江苏出台“三项机制”,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建立干部管理使用正向激励体系的重大举措,是全面从严治党背景下解决一些干部不想为、不愿为、不能为等问题的客观需要,是建立一支适应江苏在新时代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高素质干部队伍的必然要求。

全面开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征程,全面深化改革步入“深水区”,迫切需要大量优秀干部挺身而出、全力以赴。“三项机制”已经成为江苏各地加强干部管理的共识和抓手。

一年前,无锡市委书记杜小刚在全市年中考核推进会上,要求着力强化“奖优罚劣”导向,进一步健全考核体系,精准落实“三项机制”,以更足干劲打好“十四五”发展开局仗。

去年11月30日,新任苏州市委书记曹路宝作表态发言时表示,用好用活“三项机制”,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营造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

盐城市委书记徐缨亦在前述署名文章中表示,对马上就办、真抓实干者,能用尽用;对勇挑重担、一往无前者,可容尽容;对怠惰躺平、庸碌无为者,该调尽调。

与此相应,“三项机制”也在各地具体实践中不断刷新案例,发挥着选人用人的导向作用。

2018年,宿迁沭阳县一位因工作失误而被降级使用的原正科职干部,几年来在副职岗位上干出实绩,再次被提拔为“一把手”。

2020年,疫情防控像一场大考,常州天宁区4名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村(社区)干部,因表现突出被提拔到村(社区)书记岗位。

在今年滨海县开展寻找身边的“躺平者”活动中,王大为表示,推选“躺平者”只是手段,鞭策后进、警醒他人、树立导向才是最终目的。既会旗帜鲜明地为担当作为的干部撑腰鼓劲,也会毫不留情地让“躺平者”无处藏身。

经济大省挑大梁,干部有为看担当。8月5日召开的江苏省委工作会议再次强调:坚持严管就是厚爱、严管厚爱相结合,把政治监督挺在前面,旗帜鲜明选好干部、真心实意关爱干部,真正为担当者担当、对负责者负责,着力营造干事创业的良好氛围。

(责编:萧潇、吴纪攀)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