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地下城”建造诸多难题待解 当避免盲人摸象

2020年09月15日07:30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建造“地下城”,当避免盲人摸象

国内规模最大、最复杂的单体地下空间工程——南京江北新区地下空间项目迎来突破性进展,项目一期1段A区的结构顶板即将完成施工,意味着该项目首次有建筑“浮出地面”。

《中国城市地下空间发展蓝皮书(2019)》显示,我省地下空间综合开发排名全国第一,南京地下空间综合开发排名全国第一。为了化解城市承载力不足、空间紧缺等问题,我省将城市部分功能引入地下,实现城市由二维向三维生长。但是,记者调查发现,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在勘探、规划、设计、建设、运营管理等方面仍有不少难题待解。

要给地下空间“做体检”

不论是地下商业街、地下停车场,还是地下综合管廊,地下开发都要“先深后浅”。“如果做一段没想好,那就成了‘地下长城’,要拆除地下工程,成本太高。”江苏省地下空间学会理事长、江苏省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黄富民表示,这就需要通过对地下空间进行资源调查,合理安排功能,规划合理的位置和面积。

全国第三次土地利用调查,仅对地面上的使用适宜性和环境容量进行“双评价”,而对地下并没有做同等深度调查。地下空间利用现状如何?未开发的地质条件如何?水文条件又如何?黄富民担忧地表示,“只有把地下情况摸清楚,才不至于在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时‘盲人摸象’。”

“各地自然资源部门要结合规划编制、用地管理、工程建设、监测监管等需要,有序开展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状况调查,查清现有地下建(构)筑物位置、范围、用途、权属、建造时间等基本信息。”《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日前出台,提出要加强城市地质调查,查明城市地下资源和地质环境基本情况,加强地质灾害风险防控,健全地质资料统一汇交和管理制度,为地下空间规划、建设和管理提供决策依据。

“目前,南京地下管线的普查基本结束,在全国领先,同时南京也在和人防共同做地下空间普查建库。”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详规处处长苏玲介绍,为了保障地下空间建设的安全性,南京也正着手做地质调查,在过去包含地下室、地下管网等人工地下空间数据库的基础上,增加地质数据,最终建成一个完整的地下空间数据库。

地下空间也要有“身份证”

民法典明确“建设用地使用权可以在土地的地表、地上或者地下分别设立”,但地下空间权属尚未给出明确规定。目前,不少平时作为车库使用的人防工程多未确权发证,由此造成一个问题,就是地下车库的权属到底是属于开发商,还是属于业主集体共有,据此引起的法律纠纷不断。同样,投资建设地下设施后拿不到产权证,造成投资者无法办理转让、租赁、抵押等,制约地下空间开发积极性。

江苏在地下空间确权方面启动较早。“南京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转让都是包含地上空间使用权、地表使用权及地下空间使用权三部分,除非单独说明某一层使用权不在出让、转让范围之列。”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开发利用处处长马刚介绍,除了少部分利用道路、绿地、广场下方地下空间进行独立建设,南京绝大部分都是结建地下空间。“如2006年建造的金陵中学地下停车场,地面上是绿地,就属于单建地下空间。”截至目前,南京地下空间单独出让及协议出让共计28宗,用地面积15.4公顷,出让金额2.1亿元。

为健全城市地下空间权属管理,《意见》明确,地下空间所涉建设用地使用权、建筑物所有权、地役权、抵押权以及其他不动产权利可依法办理不动产登记。“《意见》出台后,未来在土地出让时,就要明确地上地下的规划方案。符合规划的土地,可以和地上一样确权,拿到不动产权证,可以抵押、融资。”省自然资源厅国土空间规划局副局长王兴海表示,“这样一来,就把过去很模糊的空间变成一种资产,然后确权,让其有成为资本的可能性。”

此外,部分人防工程也通过申请平时功能兼容临时商业设施,成功办理划拨用地手续。南京市南湖第一中学操场下方的南湖体育场地下停车场,总建筑面积约2.2万平方米,规划用途为配建停车场库及人防建筑等功能。去年7月,其中4700平方米地下人防管理用房获批调整为商业用途。

地上地下需“同频共振”

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8月初发布公示,新街口金鹰中心A、B座地下一层将进行连通,并于A座附近新增地下过街通道,从而实现商业区与城市公共地下通道的贯通。这意味着,新街口地下空间将进一步向西扩容。

“中华第一商圈”新街口,地上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地下城”更是规模庞大。以“大转盘”为轴心,新街口地铁站的24个出入口成为连通地面和地下的纽带,从最南边的中央商场步行至最北边的艾尚天地,不超过10分钟。与地面商业形态相匹配,新街口地下空间也早已超越通行的功能范围,形成别具特色的地下商业街。走在地下通道,两旁各色商铺门店应有尽有,仿佛成为地面商业街的“倒影”。

相较于日客流量超过78万的新街口,2006年起就要打造“南京最繁华地下商业街”的湖南路则落寞了许多。湖南路地下商业街2015年4月动工,可随着工期一拖再拖,竣工遥遥无期,一度被传“烂尾”。如今走在湖南路街头,小店零落、人气惨淡,再也没有昔日“南京第二商圈”的踪迹。

“地上建筑与地下开发应形成良性互动,才能让地下空间真正成为城市的有机部分。”黄富民表示,不少地下空间开发的失败,多半是因为在规划时没有结合地面建筑特点,打造有亮点、有节点的地下空间。“比如,南京科举博物馆,就将地面遗址与地下馆体完美结合,既保留江南贡院的原汁原味,又匠心独具地采取下沉式设计,让游客远离喧嚣,仿佛穿越到科考现场。”

除了规划层面,地上地下建设的不同步,同样也是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一大难点。苏玲举例说,“地铁建设只能划拨地铁本体的用地,周围‘边角料’不在整体规划当中,导致无法同时拆同时建,从而使地上地下功能无法统一。”

(责编:萧潇、唐璐璐)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