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标电动车时速最高25km 还有必要戴头盔吗?

2020年05月10日07:31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新国标电动车时速最高25km 还有必要戴头盔吗? 第A3版:关注

  事故现场。电动自行车驾驶人戴了头盔,仅受轻伤 本版图片由交警提供

  ▲事故现场。电动自行车驾驶人未佩戴头盔,受伤较重

  事故发生的瞬间

  5月6日,现代快报记者报道了《南京八成以上电动车骑车人已佩戴头盔上路,还有少数人竟称“没听说”》,引发广大网友热议。今年4月16日,南京交管部门发布了《关于实施驾乘电动自行车佩戴安全头盔管理措施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倡导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正确佩戴头盔上路。从5月1日起,未佩戴头盔的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将被交警拦下接受交通安全现场教育。

  该通告得到了大多数市民支持,然而仍有少部分电动自行车骑车人认为,戴不戴头盔是自己的事。有人表示,“现在新国标电动车的速度不快,有必要戴头盔吗?”对此,现代快报记者咨询了相关专家。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王瑞

  典型案例

  戴不戴头盔,差别真的挺大

  不少人觉得,骑电动自行车上路,佩戴安全头盔是件麻烦事。5月9日,江苏交警部门发布近期发生的两个典型案例,告诉你“戴”与“不戴”差别有多大。

  佩戴头盔:发生事故受轻伤

  5月3日17时许,夏某驾驶小型轿车行驶至扬州市文昌东路与金湾路交叉口,在由北向西右转弯过程中,与由东向西行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事故导致两车受损,骑电动自行车的刘某受轻伤。在这起事故中,夏某驾驶机动车行驶至有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时,在转弯过程中未能注意观察路面车辆动态,行经人行横道线时,未能停车让行,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刘某不承担责任。

  事故发生后,从行车记录仪画面可以看到,正是因为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刘某佩戴了安全头盔,从而降低了受伤的风险,保障了生命安全。

  未佩戴头盔:发生事故导致颅内出血

  5月6日11时许,许某驾驶面包车由东向西行驶至扬州市区上方寺路鸿福二村南门附近道路,在超车过程中与由北向东横过道路的一辆电动自行车发生事故。事故导致两车受损,电动自行车驾驶人翟某受伤。

  由于这起事故中翟某未佩戴头盔,颅内出血,身体其他部位多处受伤,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事故责任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市民疑问

  拦查教育,接受度有多高?

  今年5月1日起,南京交管部门根据通告对驾乘电动自行车佩戴头盔实施全面管理。对未佩戴头盔的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交管部门将进行交通安全现场教育。现场教育包括观看教育视频、抄写交通法规以及上路执勤15分钟三种方式,市民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其中一种方式接受教育。

  通告发出后,绝大部分市民表示支持,但也有少数人认为这是变相“强制”。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对上路未佩戴头盔的电动自行车骑车人,交警除了教育并无处罚。交管部门也表示,倡导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正确佩戴头盔,也是希望能和全体市民一道,共同维护好全市文明畅通、安全有序的道路通行环境。

  新国标电动车限速,还有必要戴头盔吗?

  此外,还有不少市民认为,新国标电动自行车限速25km/h,“这样的车速有时候还不如自行车骑得快,还有必要戴头盔吗?”对此,南京工业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副教授王卫杰表示,虽然电动自行车和自行车同属于非机动车,但两车的驱动力是不同的,自行车完全靠人力,而电动自行车则靠电力,“即便自行车的时速偶尔能够超过电动自行车,但这并不是可持续的。电动自行车则不同,它可以始终保持在最高时速行驶。”

  王卫杰表示,目前虽然电动自行车实施了新国标,但是整个道路交通环境并未发生改变,骑车人长期以来形成的交通陋习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改善。“如果涉及电动自行车的事故率不能有效降低,那么死亡事故仍会不断发生。事实上,头盔就相当于汽车驾驶人系的安全带,是人遇到危险后的最后一道防线,可以最直接地降低事故死亡率。”

  王卫杰认为,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正确佩戴头盔不应该只是倡导,“应当立法要求强制佩戴。”

  外地经验

  宁波“强制佩戴”一个月后

  电动自行车亡人数同比下降50%

  骑电动自行车佩戴安全头盔到底有没有必要?2019年7月1日,宁波市人大常委会新修订的《宁波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其中,明确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应当佩戴安全头盔。电动自行车搭载12周岁以下儿童的,应当为儿童佩戴安全头盔。

  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新条例实施仅一个月后,宁波市涉及二、三轮电动车亡人数同比下降50%,而驾乘电动自行车正确佩戴安全头盔,也逐渐成为当地市民的“共识”。

  记者还了解到,目前浙江省在对电动自行车管理进行地方立法调研工作,对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强制佩戴头盔”予以明确。

  省内推进

  仅靠倡导难以养成佩戴习惯

  还需法律法规支撑

  事实上,除了南京,江苏多个城市也在积极推进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安全佩戴头盔。如常熟市交警大队大力开展“骑行安全戴头盔”系列活动,全市累计免费发放安全头盔3万多顶。2019年,该市交通死亡事故起数同比下降16.09%,安全头盔总体佩戴率达到39%左右,以往不足10%。

  不过,常熟交警大队副大队长乙晓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坦言,在推进电动自行车驾驶人佩戴头盔的过程中,大队也遇到了“瓶颈”,“目前很多市民都已经接受了佩戴头盔的安全理念,但还没有从理念转化成为行为习惯。”他告诉记者,宁波通过立法,电动车骑行人佩戴头盔率已经达到96%以上,亡人事故出现断崖式下降,这与“强制”和“处罚”不无关系。

  “处罚不是目的,要求电动车驾驶人强制佩戴头盔,其实更多的是希望驾驶人养成佩戴习惯,是对他们自身进行保护,但由于目前省内没有法律法规支撑,仅靠倡导难以真正实现安全防护。”

(责编:马晓波、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