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友同事清明追思逝去的江苏战“疫”英雄:如你所愿,万物开始复苏

2020年04月04日07:35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这世界如你所愿,万物开始复苏

省民政厅推出墓园代祭扫服务。

  四月已至,天地清明。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改写了2020年的春天。

  4月4日,全国性哀悼活动举行,表达我们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

  在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中,无数逆行者,向险而生,迎难而上,无惧无悔。于是,清明的大地上,肃穆的墓园里,多了他们的名字:徐辉、朱峥嵘、刘叙普、司元羽、位洪明、徐昊、荣志珏、时席席、章良志、黄玉怀、袁剑雄、李卫荣、蒋碧伟、厉恩伟、罗启培、许鹏……

  他们是传大爱、担大义的战“疫”英雄。是他们,用誓死守护,换来春山如黛,万物复苏。清明节前夕,记者采访了他们的亲友同事,共同追思。

  无尽思念,给最爱的人

  他们只是普通人,平凡岗位上兢兢业业的一分子,危难时刻,他们站在一线,坚守一线,溘然倒在一线,成了英雄。

  4月2日,省人社厅追授朱峥嵘记大功奖励。时隔一个多月,提起丈夫朱峥嵘,妻子陈丹泣不成声:“清明节,我和儿子要去看看他,会给他带一支玫瑰,就一支,因为他是我生命中独一无二的存在。”

  朱峥嵘是南通市启东南阳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原病房组长,一位基层医生。疫情发生后,年前就查出大动脉炎的朱峥嵘把住院通知书藏了起来,投入到紧张的防疫战斗中,从除夕开始连续工作20多天没休息。2月22日下午,朱峥嵘因全身多脏器功能衰竭,抢救无效离世,享年47岁。

  陈丹夫妻感情非常好。但是从疫情发生到朱峥嵘倒下这20多天,他们没有一起吃过一顿饭。就这样,朱峥嵘还是会起大早买菜,烧好菜放在冰箱里;妻子身体不好,他总是在桌上摆好药片。

  陈丹想告诉丈夫,20岁的儿子和爸爸一样,已承担起照顾妈妈的责任,每天烧好饭等妈妈。“他是好医生、好丈夫,也是个好儿子。”陈丹最想说的是,她会照顾好4位老人,让丈夫安心。

  2月11日晚,年仅30岁的徐州市公安局铜山分局巡特警大队辅警时席席倒在了执勤的岗位上。时席席牺牲后,父母忍住悲伤,没有给他设灵堂,没有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同为辅警的父亲更是强忍巨大悲痛,戴上儿子的警帽,坚守在排查卡点,这是父亲对儿子最深的思念。

  2月12日,徐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三堡公安检查站一中队指导员司元羽用生命践行了自己的铮铮诺言:“我叫司元羽,我是共产党员,国家有难,人民有难,我将临危而上,勇践使命!”这是战“疫”打响伊始,司元羽递交的请战书。

  “如果爸爸在天堂能听到我的话,我想对他说:爸爸,我想你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认真踏实地生活,照顾好爷爷奶奶。”这番话,司承韵是对爸爸、也是对自己说的。司元羽和女儿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视频通话里。“爸爸,你要多戴一层口罩啊!”女儿的话音刚落,司元羽就挂断了电话,又有任务来了。

  最深敬意,给“不计生死”的战友

  2月21日,苏州蓝天救援机动队队长许鹏转运一批援鄂消杀救援物资时意外遭遇车祸,39岁的生命戛然而止。这是许鹏加入蓝天救援队的第四年,阜宁风灾、广元沉船、玉树雪灾,他都冲在救援一线。

  4月2日,许鹏的队友陈宝红密切关注着微信群的消息。这一天,几位苏州和盐城的队员要去祭拜许鹏。当陈宝红看到墓碑前摆满鲜花和纪念章的照片时,忍不住泪如雨下:“蓝天救援队自愿参加救援——不计报酬,我们所有人都做到了;不计生死,许鹏做到了!”

  陈宝红说,这些天心口总是揪心地疼,许鹏走后的40多天里,我们救援队没有停止脚步,已经圆满完成任务。队员们各自回到温暖的小家,而他再也回不来了。“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兄弟、好战友、好朋友。待隔离结束,我们徐州的几位队员也要去看一看他,给他敬一杯酒。请他放心,以后的志愿行动,我们替他冲在最前面。”

  留在徐州市铜山分局巡特警大队副中队长何山心中的,还是时席席毫不犹豫说“行”的样子。只要大队有工作,不管多晚、多急、多累,他都会说:“行!”一到深夜,时席席就让同组的小伙子去简易铁架床上睡一会,自己再坚持坚持。除了日常巡逻、防控宣传、维稳处突、警情处置,时席席还参与防疫的各类备勤、盘查以及人员密集场所的疏导。他走后,大家在他的床铺下找到很多泡面和火腿肠,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值班时总是胡乱充饥。

  6年里,因为工作,时席席没回家吃过一次年夜饭。何山懊悔地说:“要是能预知未来,今年怎么也得让他回家过年。疫情终将被我们战胜,他留下的很多遗憾由我们来弥补。”

  永远牵挂,为使命而生的英魂

  徐州市沛县敬安镇党委原副书记、镇长罗启培从大年三十开始,就坚守在全镇各村疫情防控监测点上。他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晚上就在镇政府值守,一直没有回家。2月25日晚,罗启培忙完一天的工作,在值班室躺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敬安镇副镇长张卫与罗启培搭班工作6年,两人亦师亦友。“在工作上,罗镇长是我的师傅。我是大学生村官,刚来时业务能力等于一张白纸,就跟在罗镇长后面一点点学,学习他的工作方式,也跟他学习为人处事。在生活上,他像兄长一样亲切,没有一点架子。”回忆起罗启培生前点点滴滴,张卫更加悲痛。

  最近在和企业沟通事情时,对方不经意间提到罗镇长,张卫常常流下泪来:“镇上的每一片土地,都有罗镇长的脚印。清明就要到了,大家都很想念他。”

  2月20日,年仅35岁的太仓市公安局浏河派出所三级警长位洪明牺牲在办案过程中。之前的20多天里,他连续加班办理涉疫纠纷和口罩诈骗案件。在位洪明的“师父”、太仓市公安局政治处战训管理科科长张大伟看来,这个“徒弟”无比优秀。位洪明是中国公安大学研究生,却选择到太仓做一名普通的基层民警。“我和他聊过,他当时有更好的选择,但他总觉得离基层有点远,他说更喜欢在基层锻炼自己。”带着这份责任和使命,他在太仓最繁忙的派出所之一的浏河派出所埋头苦干,常常“忙过了头”,每年处理各类行政、刑事案件上千起,没有一起错案。

  “我常对他说,办案是我们警察吃饭的本领,没想到,他听进去了,而且太认真,最后竟然倒在了办案上。”年轻的干将就这么离去,令张大伟十分痛心。

  今年春节,已两年没回家的位洪明原本计划带着妻儿回山东老家看望父母。因突发疫情没走成,没想到,他再也不能去看父母了。同事武玲玲一直把位洪明当作老大哥。“他对法律研究透彻,办公室书架上的书都是他的。各种法律的最新解释,都是他一一整理好发到我们的办案群里,让战友们最短时间得到相关资讯,规范执法。特别是疫情期间,他本来就分身乏术,还帮大家整理相关资料,不是简单转发各种文章,而是截取重点内容,告知我们如何规范执法。”老大哥走了,战友们决定,带着他的使命,带着他的荣光,继续前行。

(责编:张妍、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