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90后小伙逆行武汉:我在医院当志愿者的54天

2020年03月25日07:30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90后小伙逆行千里: 我在武汉医院当志愿者的54天 第A3版:抗击新冠肺炎

宋明译在搬运防疫物资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给宋明译颁发的抗疫纪念证书

宋明译在搬运防疫物资 (受访者供图)

3月23日,宋明译到武汉当志愿者的第54天。

这一天,他的心情很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前两天体检突然发现肺部有条状阴影,他有些紧张,毕竟每天10多个小时在武汉新冠肺炎定点医院里搬运物资,风险不小。好在经过核酸检测,最后证实是虚惊一场!

逆行千里从江苏来到武汉快两个月,这样的虚惊已经历两次。宋明译对自己的选择始终无怨无悔。“国家有难,人民有难,我们必须挺身而出!”

的坚决

国家有难,必须挺身而出

1992年出生的宋明译,是连云港海英草志愿者协会副会长,参加过洪涝灾害、汽车救援等应急救援工作。2011年他参军入伍。部队历练,让“为人民服务”的理念深深扎根在宋明译心底。“红色血液流淌在我的身体里,退伍不褪色!”

当老师的母亲、军人出身的舅舅和老红军爷爷,对宋明译都有着深深的影响。宋明译说,只要是国家有难、人民有难的时候,他都有义务挺身而出。

1月23日,武汉封城。

疫情这么严重,老百姓的生活怎么办?“我虽然不能行医救人,但可以做好后勤保障,可以帮忙转运物资啊,总不能让医护人员下班后自己搬物资吧。”宋明译觉得,武汉已经以封城之力来护一国安危,他必须伸出援手,支援武汉。

1月29日,宋明译把支援武汉的想法和战友卫源分享后,两人一拍即合。“出门饺子回家面。”临行前,妈妈特意包了饺子给宋明译送行。晚上7点,宋明译和战友开着车踏上了征程。

在武汉西高速口,执勤的交警看到宋明译和战友“鲁Q”的车牌,把他们拦了下来。当交警得知他们是从江苏连云港和山东临沂来的志愿者后,纷纷竖起了大拇指,“现在大家都想着怎么出去,你们却大无畏地进来,你们是真的英雄!”

从临沂到连云港,再到武汉,1000多公里的路程,宋明译和战友花了16个小时。1月30日上午11点,宋明译抵达武汉市红十字会,开始了他的志愿者工作。

的忙碌

累并快乐着,经手物资超百吨

在红会简单休整后,宋明译和战友开始了接线工作,接收记录着来自全国各地以及海内外华侨的捐赠物资。

“我不是来接电话的,这不是我来武汉的目的呀。”1月31日晚9点,宋明译坐不住了,“我想上一线出力!”

“有一个地方缺人,就是不知道你们敢不敢去。”红会负责人告诉宋明译,武汉协和医院西院急需人手,每天大量物资需要对接和搬运。协和西院最早被划为定点医院,那时候大家谈协和色变。

宋明译说:“我们都是当过兵的,既然我们来了,没什么不敢的。没事的,我们去!”

1月31日晚,和协和西院负责人对接后,宋明译和战友没有闲着。两人开着车转遍了附近五公里的范围,生怕因为路线不熟给医院添麻烦。

转完已经是晚上11点了,就想着在附近找个酒店住下吧,没想到方圆10公里内都没找到可以住的酒店。就这样,宋明译和战友在车里过了一宿。“我们也不敢走,万一走远了,第二天医院这边管制封路的话,我们不就进不来了嘛。”

2月1日早上8点,宋明译和战友准时到协和医院西院报到。“我们每天早上都去接一些定点捐赠的物资,来的车都是厢式货车、半挂大车,下午的话,就自己去机场接物资,有时候会跟救护车、蓝天救援队、韩红基金会一起。”

14000瓶酒精、2000箱矿泉水、300箱方便面、200台呼吸机、30台过滤机、4台净化器……这只是宋明译一天的工作量。截至目前,宋明译经手的物资已经超过百吨。“最长的一天工作了17小时,最少也要10个小时吧。”宋明译说,每天躺在床上腿都哆嗦。

2月2日,宋明译第一次前往门诊楼送物资,路上遇到一位年轻的护士。“背后写着‘刘晓清’,这是我第一次记住一个医护人员的名字。”

“那个小姑娘是1998年的,我问她,‘你不怕吗?’” 宋明译说,小姑娘告诉他,她是护士,是要治病救人的,“ 她的声音里没有一点忐忑、一丝害怕。也就是那个时候,我下定决心,就算我们再苦再累,也要保证他们的防护物资及时到位。”

当天晚上,宋明译一直工作到次日凌晨1:26,回到酒店已经4:05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天,真是累到头都不想抬。”宋明译说,虽然累,但一切都值得!

的坚守

疫情一天不退,我不退

3月1日,武汉首家方舱医院休舱,恰逢宋明译和战友在协和西院服务满月的日子。就在这一天,医院发出通知,第一批志愿者结束任务,回家休整,并且发放了感谢信、抗疫证书和志愿者证明。收到感谢信的宋明译在朋友圈写道:“热干面,等你好起来,我还会回来的,加油!”

当宋明译了解到,并不是所有的方舱医院都休舱了,协和医院还在收治新冠肺炎患者时,他和战友决定留下来。“疫情一天不退,我们就不退,跟所有的医护人员一起并肩作战到最后!”

除了运送物资,宋明译也会去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医护人员有凌晨1点下班的,也有凌晨4点上班的,我都会去接送他们。”宋明译记得,有次接了一位武昌医院的医生。“那是凌晨3:14,那位医生老家苏州的,是一名退伍军人,我们聊得特别投缘。他54岁了还奋战在一线,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坚持呢?”

“风月同天武汉加油”,是宋明译的微信昵称。“那天刚好日本捐赠物资的时候说到‘山川异域,日月同天’。我就想着我们都在同一片蓝天下,祖国的任何一个地方需要我们伸出援助之手,我们一定不会往后缩。”

的心愿

两次虚惊后希望一切都好起来

在协和西院50多天里,宋明译经历了两次“过山车式”心理变化。

2月12日,宋明译穿上平时舍不得穿的隔离衣,“我们都叫它‘保命服’,上一次穿还是8号去ICU病房送恒温冰箱的时候。”不过,这一次情况有些特殊,宋明译发烧了。

体温37.6℃,浑身无力、胸闷、嗓子痛……所有的症状都符合新冠肺炎症状。站在CT室门口,宋明译忐忑不安,他害怕了。“小伙子,你是志愿者,是最英雄、最勇敢的人。如果真的不幸被感染了,我们会举全院之力救你的。加油,大个子!” 做CT的医生姐姐对他说。

1米8的大男孩眼泪流了下来。“我特别感动,也特别不好意思,我给他们添麻烦了。”

经过检查,宋明译和协和西院的医护人员都松了口气,他是因为劳累而感冒发烧了,并未感染新冠肺炎。休整两天后,宋明译重新投入到一线志愿工作中。

3月20日,医院领导再次找到宋明译。“现在武汉的情势已经好转很多,医院的汪书记找到我们,一是来慰问我们,二是觉得我们志愿活动的时间比较长了,提出让我们第二天体检完回家休息。”宋明译没想到,体检又发现问题。

3月21日体检,CT显示宋明译的右肺中叶有条状阴影。这一天,记者打通他的电话,小伙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落沮丧。等验血、等核酸检测,等专家意见。但很快,第二天在朋友圈里,又看到了一个乐观的他,去做核酸检测的路上,他拍了段小视频,为自己加油鼓劲。

“核酸阴性,验血结果一切正常,应该没事儿了。”3月23日,宋明译终于等到好消息。

“我现在就一个心愿,希望一切能够尽快恢复正常。中国、全世界都赶紧好起来。”宋明译说,回家后,每年还会拿出一部分资金,支持志愿工作,继续帮助更多的人。(侯天卉)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