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疫情·江苏英雄

徐州殉职者群像:向“疫”而行 猝然而逝

闫峰

2020年03月25日07:09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编者按:疫情来时,他们选择了雷打不动地坚守,义无反顾地冲锋。他们是英勇的逆行者,用生命诠释了自己的初心与使命。他们是我们中间的凡人,却又是我们中间的英雄,他们是在江苏战“疫”中不幸殉职的人们。清明将至,本网推出《抗击疫情·江苏英雄》系列报道以示缅怀。

这个春天,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被蒙上了阴影;现在,春光的明媚再现。这是因为,在抗击疫情的行列有太多人的积极参与和忘我付出。

作为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徐州市人口多,人流量大,疫情初始阶段防控压力巨大。从1月25日首例确诊病例出现,到3月12日79例全部治愈出院,徐州经历了近50天与疫情的艰苦较量。当地动员了数以万计的干部、群众和志愿者参与,在城市中心的社区,在寂静偏远的乡村,连续一个多月的高强度工作,让这些守护者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自疫情发生至今,徐州市有5位一线疫情防控人员殉职,成为江苏省此番殉职人数最多的城市。

章良志生前喜欢武术。沛县警方供图

做警务工作没一年,却把一生都献给了公安事业

殉职者:章良志 沛县五段镇派出所辅警

殉职日:2020年2月1日

26岁的章良志,自幼习武,有一颗除暴安良的心,可惜辅警没做满一年,就倒在了疫情防控第一线。2月1日凌晨1时30分,沛县五段镇派出所内,一个宿舍休息的同事听到章良志的呻吟声,发现他全身颤抖,之后紧急送医,还是没能把他救回来。

所长曹沛生对章良志那张既稚嫩又刚毅的脸庞记忆深刻。2019年3月,章良志通过社会招考进入派出所参加警务工作。节前,所里考虑到章良志家里有年迈的父母,还有刚满一岁的女儿,想让他在家安心过个年,“他没听从安排,自己跑到我办公室里,要求在一线。”

1月24日是除夕,徐州疫情防控阻击战全面打响,章良志每天入户走访,对辖区街面商铺、外来人员进行排查登记,呼吁群众积极参与抗击疫情。一天奔波下来,有的同事累得迈不开脚,章良志却总是咬牙坚持再坚持。

1月30日,大年初六。随着疫情防控升级,章良志完成所里值班备勤任务后,又匆匆赶到辖区疫情查验的临时卡口,参加对来往车辆、人员进行登记、测体温、做好消毒工作。“你负责登记,我来测体温、消毒。”这是章良志常说的一句话。其实,大伙都知道,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测量体温、喷洒消毒液的工作风险更大。

每天从早上7点就到岗到位,一直守到晚上11点多才肯回去休息,章良志为此被同事称作“拼命三郎”,有时他会戏称自己要对得起大伙给他起的这个称号。1月31日,是章良志生前工作的最后一天,他还和往常一样,在疫情查验的临时卡口执勤,当天他查验、登记过往车辆超过200辆次,回到所里休息已是夜间11点多。病发没有任何征兆,休息前他还和室友开了个玩笑。

“他走之前,连续值守了两天,不是不能休息,而是憋着一股劲。这孩子天生就有股战斗到底的韧劲。”曹沛生说,章良志虽然做辅警不足一年,却已经把一生都献给了公安事业。“孩子走得光荣……”送儿子走的那一天,章良志的母亲抱着他的遗像,反复念叨这句话。

左起第三为厉恩伟。铜山区委宣传部供图

结婚纪念日,他答应回家吃饭却再也回不去了

殉职者:厉恩伟 铜山区利国镇水利站党支部书记

殉职日:2020年2月6日

结婚纪念日,李晓静想和丈夫厉恩伟一起吃顿晚饭,终究还是没能如愿。

2月6日下午,厉恩伟在电话中已经答应回家一起吃晚饭,李晓静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还会每隔几分钟就拨打一次他的手机,但之后一直没再接通,直到有人告诉她,厉恩伟被送进了医院。17:30分左右,她急匆匆赶到镇卫生院的时候,厉恩伟已经永远闭上了双眼。这一天是他们结婚22周年纪念日,10天前厉恩伟才过了44岁的生日。

厉恩伟是徐州市铜山区利国镇水利站党支部书记,也是派到利国村的驻村干部。利国村是镇政府驻地,常住人口近1.3万,分布在10平方公里范围内。自1月26日大年初二开始,厉恩伟就和村组干部一起开启了战“疫”模式,从早上7点到次日凌晨2点,第3天又排查到凌晨1点多,将全村的人口信息梳理一遍。为了确保居家隔离人员夜间不外出,大年初五那天,厉恩伟还独自在这户人家门外守了一夜。

村里5个疫情查控卡口都是厉恩伟一手布置搭建而成,卡口查控工作也不轻松。蔡山卡口人流量最大,也是厉恩伟最关注的,每天平均排查人数超过300人,高峰期则达到500人以上。厉恩伟给其他防控人员排定的值班时间是8小时一轮换,他自己每天值守的时间却超过14个小时。

厉恩伟原已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加上疫情防控期间连续高强度的运转,他的身体严重透支。事发当日下午,当被同事单超发现脸色不对的时候,已经在蔡山卡口连续值守12天的厉恩伟踉跄了一下,单超扶着他走了没两步就倒在了地上。

虽然单超把车开得飞快,“像疯了一样”赶往镇卫生院,路上还闯了红灯,依然无力回天,厉恩伟终因过度劳累致突发心源性疾病去世。

“一心一意干好本职工作”是厉恩伟生前在利国镇水利站工作28年遵循的信念,“疫情不退我不退”是他生命最后12天的战“疫”誓言。厉恩伟殉职后,江苏省总工会追授他省五一劳动奖章,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为他追记大功奖励。

时席席生前照片。徐州警方供图

“再危险也得上”,这话他说了不知多少遍

殉职者:时席席 铜山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辅警

殉职日:2020年2月11日

2月11日晚7时,时席席和同为辅警的父亲打了个视频电话,告诉他近期多注意安全。一旁的女儿“小毛妮儿”吵着要零食,时席席向女儿许诺,等他回家,一定给她带一大袋奶酪棒。孰料2个多小时后,时席席竟突发心梗去世,年仅30岁。

21岁时进入徐州市公安局铜山分局巡特警大队,从事警务辅助工作9年,时席席的履历简单得像一条直线。如果没有这场疫情,他或许会和父亲一样在辅警的岗位上一直干下去,和妻子“大毛妮儿”一起把“小毛妮儿”抚养成人。但,一切都在2月11日21时45分戛然而止。

把时间倒推回春节前。时席席的工作岗位,是铜山新区人流量最大的万达广场警务站,疫情爆发前他已经连续两周无休。除夕当天,刚刚调休半天的时席席接到指令紧急赶回警务站,他告诉家里人,这个春节假期可能要泡汤。

2天后,疫情防控形势愈发严峻,原在巡逻组的时席席主动请战,加入到疫情防控突击组。“工作就是这个性质,再危险也得上。”这样的解释,妻子宗桃桃不知听到过多少遍。

接下来的17天里,时席席既承担日常巡逻防范、防控宣传、维稳处突、简易警情处置等任务,又参与涉及防疫的各类备勤、盘查工作,还负责圭山菜市场等人员密集场所的疏导。白班,每天要巡逻10次,每次5公里;夜班,也至少巡逻7次。

2月1日,政府投放平价口罩,天赋广场一家药房是铜山城区较大的售卖点。时席席主动联系值班民警和队员制定五米一哨的预案,并提前画好排队路线。清早7点,他就在现场维持秩序:“大家拉开距离,不要拥挤,不要摘掉口罩!”一句话不厌其烦地说。随后,在辖区巡逻时发现有人在传一家企业将在万达广场免费发放口罩,他核实后确定是假的,就及时向群众辟谣,并依托警务站和微警务平台开展防谣宣传,消除了一起人员聚集事件。

寒夜蹲守,时席席对同事说:“我胖,比你们扛冻。”他是值夜班时间最长的一个,巡逻中发现有心梗病人,他自己开车将人送医救治。队友父亲车祸困难,他率先拿出一个月的工资援助。时席席在工作中协助抓获网逃等违法犯罪人员30多人,救助各类困难群众超过50人次。

时席席走后,他的同事们给“小毛妮儿”带去了很多袋奶酪棒,都是她平时最喜欢吃的那种,却唯独没有等到爸爸买的。

司元羽生前执勤。徐州警方供图

他用生命践行了抗击疫情的请战书

殉职者:司元羽 徐州交警支队三堡公安检查站一中队指导员

殉职日:2020年2月12日

“三堡党支部:我叫司元羽,我是共产党员,国家有难,人民有难,我将临危而上,勇践使命!”这是司元羽手写的请战书。47个字符,仿佛是他47年人生的注解。

司元羽生前是徐州交警支队三堡公安检查站一中队的指导员。三堡公安检查站位于G30连霍高速苏皖省界处,平时每日车流量都在2万辆次左右,即便疫情发生后,这里每日依然车流不息。1月28日,根据疫情防控的需要,徐州市在这里设置了疫情检查站,要求逢车必检、逢人必查。

检查站随即成立了“党员突击队”,司元羽第一个递交了请战书。在连续工作了16天后的2月12日,吃早饭的时候,队友们没有看到司元羽像往常那样早早出现在值班岗上,“指导员太累了,让他多睡会儿。”以为司元羽还没起床,队友们心照不宣。到了中午,还没有看到指导员,大伙慌了,踹开休息室的门,这才发现已经昏迷的司元羽。下午3点,在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里,司元羽因突发心源性心脏病停止了呼吸。

“指导员是累倒的。”检查站里很多人都这么认为。一中队7名民警、6名辅警排班轮流执勤,每天分白班、中班和夜班三个班次,每人每天一个班。检查站设置有两道岗线和一个检查点,第一道岗线在高速路口,负责引导车辆下高速,第二道岗线在检查站前面,负责分流车辆,并将重点车辆引导至检查点。第一道岗线被称为前岛,直接面对车流,只要是值班时间,前岛的岗位上一定是司元羽的身影。

司元羽的妻子2016年因病去世,2018年他的父亲也因病去世,母亲被胞弟接到了山东烟台。妻子去世后,他将唯一的住房让给岳父岳母居住,自己租了一套小房子作为栖身之地。“单位和家一样,所有的夜班都交给我吧。”同事刘志强记得检查站刚成立时司元羽曾这样说过。在刘志强看来,“他的那个小家散了,他是把检查站当成了家。”

司元羽值的最后一个班,是和刘志强两人一起上的。2月11日早上8点,两人一起来到疫情检查卡口。随着部分企业复工复产,返程人流量增大,中午11点多后卡口来了很多超宽车,管制摆放的锥筒有些窄,这些车不好走,司元羽就弯着腰把1.2公里长的锥筒一一挪开。下午3点多,车流量变小,车辆可以在三个车道自由通行,不再需要引导了。司元羽还是坚持在前岛将车辆引入同一车道。刘志强说,他这样做,可以让后方测体温的医疗组的同志轮流休息休息。

2月10日中午,李振中和同伴驾驶一辆30吨的槽罐车运送一批医用酒精去武汉,途经三堡公安检查站时,司元羽得知他们二人没有防护服,就把上级发给他的防护镜和当天执勤时使用的两套一次性防护服送给了他们,并留下了联系方式,说以后有困难可以找他。13日,李振中在从武汉回来的路上得知了司元羽去世的消息,去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他是好人,就是‘走’得太早了。”

2月20日,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签署命令,追授司元羽“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称号。

罗启培生前下村检查疫情防控。沛县县委宣传部供图

床头,当天的工作日记没能写完

殉职者:罗启培 沛县敬安镇镇长

殉职日:2020年2月26日

正是疫情防控、复工复产两手抓的当口,一连几日,锦丰纺织董事长吴庆民每天清早都会接到镇长罗启培了解复工进展的电话。2月26日,他没有接到这个习惯的电话。上午10点,沛县敬安镇副镇长张卫在电话里说:罗镇长去世了。

最早发现异常的是镇政府办公室主任张雨。早晨6点,他走过罗启培办公室时发现屋里是黑的,而以前这个时候,“罗镇长屋里的灯早就亮了。”到了8点10分,罗启培的办公室还没有动静,张雨便去敲休息室的门,没人回应,用备用钥匙打开门后张雨看到,罗启培躺在床上,“怎么叫都没有反应。”

刚接任镇长一年,连续一个月为全镇疫情防控和企业复产复工奔忙,年仅42岁的罗启培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在他的床头,一本打开着没有写完的日记上写着:特殊群体排查,失学儿童,老人……按照计划,26日他还要陪同县领导来镇里检查工作。

张雨也是头天晚上最后一个看到罗启培回到办公室的人。25日晚上10点,张雨在楼梯上遇到罗启培,明显感觉到他有些疲惫,简单寒暄后罗启培上了楼。

生前的最后一天,罗启培一直都在忙。副镇长杜强记得,上午罗启培安排他去县里参加城建重点工程复工复产和疫情防控座谈会,“县里有哪些重点要求和任务,我们还有哪些事情没有解决,要事实求是地说明,有困难我们自己能克服的就不要向县领导诉苦。”临行前,罗启培这样嘱咐他。

金虹钢铁董事长罗长永记得,下午罗启培到公司检查企业复工复产情况时,他们在厂区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从原材料储备到周转资金使用,从工人生产排班到就餐安排,罗镇长问了很多,有些问题我都没想到。”

宗楼村支书袁长艳记得,晚上8点罗启培还给他打电话,“我们村是罗镇长包挂的村子,村里有6位武汉返回人员,他一直特别关注,几乎每天都会问一遍他们的情况,有没有发烧,生活物资缺不缺等,比我们还在心。”

镇城管办主任曹亮记得,晚上9点他收到罗启培发来的微信,告诉他第二天县领导检查的线路,“领导检查的时间有限,尽可能把线路安排得全面一些,不能光看做得好的地方。”

整理遗物时,人们在罗启培贴身的衣服口袋里发现了一份捐款证明,这是2月20日他以个人名义向武汉市慈善总会捐了1000元。27日,罗启培殉职的第二天,中共徐州市委追授罗启培“徐州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追记二等功。

(责编:张鑫、唐璐璐)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